紀念文章

相關鏈接

紀念文章

首頁 - 紀念文章

周永勝:追憶馬瑾院士

2018-08-15

先生走了,走得如此突然!連日來神情恍惚,心中總覺得眼前發生的一切如此的不真實,您的音容笑貌不停地在腦海里浮現!您的言傳身教,您的關懷備至,更加深了傷感!天天在一起討論問題,一起在食堂午餐,分享美食,飯后散步,談天說地。馬老師健步如飛,我總是跟不上馬老師的節奏。馬老師總說,我們就隨便走走,可是對我而言,這個“隨便走走”就成了急行軍。

您記否,預測玉蘭花開的日期,預測哪個石榴花先開,賭約輸了的我,還沒有兌現,您就匆匆走了!您記否,多次提出陪您去五臺山避暑休閑,您總是忙,抽不出時間!您走得如此匆匆,已經永遠無法實現這個小小的愿望了!

雖然我不是馬老師的研究生,但一直得到馬老師的提攜、關懷。早在碩士研究生期間,從書中知道了構造物理實驗和馬瑾先生。初識馬老師是在1994年6月初。那時,我來國家地震局地質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入學復試,復試老師組有導師王繩祖老師、副導師張流老師,而復試組長是馬老師。初次面對三位陌生的老師,難免會緊張,在介紹我的碩士論文工作時,提到了“夾皮溝金礦與花崗巖變形的關系”,馬老師風趣地問我:“是不是智取威虎山中的那個夾皮溝,去沒去座山雕的老巢去看看?”馬老師的幽默緩解了我的緊張。

在我博士論文答辯前,馬老師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。那段時間,馬老師工作非常繁忙,盡管如此,馬老師非常認真細致地閱讀和評審了我的論文,提出來非常中肯的修改建議,為我順利通過答辯提供了最大的幫助。

  剛留所工作時,馬老師發現我的二手自行車很不給力,她家里有一輛閑置的自行車要送給我。于是馬老師和我一起騎自行車到她家里,從存車處取出一輛二八大車。馬老師親自擦去灰塵,一輛九成新的綠色郵電自行車出現在我面前。這輛自行車伴隨了我近10年時光。

  在九十年代后期,構造物理實驗室的高溫高壓流變實驗完全處于停滯狀態。我博士畢業后,馬老師找我談話,建議我要把高溫高壓流變實驗的擔子挑起來,遇到困難可以一起想辦法解決。在何昌榮老師的具體領導下,我開始了高溫高壓實驗。在我從事高溫高壓巖石流變實驗的起步階段,實驗進展非常不順利,實驗成功率不足10%。為此,馬老師專門組織了一次高溫高壓實驗技術現場討論會,對實驗中出現的技術問題進行分析討論,提出改進辦法。

在我第一次申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課題時,選擇了“差應力對礦物相變壓力的影響”為研究主題。由于這一想法不符合傳統地質學認識,也有悖于現有礦物相變實驗結果和理論。我找馬老師多次討論,馬老師建議我要大膽創新,一切以科學問題為出發點,不要顧慮科學以外的問題。是馬老師的鼓勵與支持,讓我有勇氣有信心提交了申請書,幸運的是,這份申請書獲得了資助,成為我獨立從事科學研究的起點。我從事高溫高壓流變實驗研究二十余載,所取得的點點滴滴進展都應該感謝馬老師。

  馬老師不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導師,更是一位和藹可親的長輩。近年來,我一直受到關節炎疼痛的困擾,馬老師像一位慈祥的母親,給予我無微不至的關心。經常提醒我走路慢點,穿保暖點,記得按時吃藥。馬老師心里始終掛念我的關節炎,在國內、香港、美國遇到能夠緩解關節腫痛的各種藥劑,都會買回來第一時間送給我。曾經我和馬老師說,她送給我的香港藥膏和噴劑對于關節消腫止痛效果很好,馬老師就托朋友從香港帶來一些,一直放在我的床頭,每到陰天下雨就會派上用場。而今,馬老師突然離去,睹物思情,我不忍去觸碰那些藥膏,那是心底的痛!

  與馬老師相識,跟隨馬老師24年有余。往事歷歷在目,卻永遠無法聆聽您的教誨,得到您的關懷。以此文字追憶馬老師,寄托無限的哀思!

大師遠去,思想永存,精神永存!

2018年8月15日


新世界棋牌平台有机器人吗 手机上赚钱最快的是 江苏快3开奖视频 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吉林快三计划软件推荐 山西快乐10分app 开个150平米超市赚钱吗 淘宝娱乐 有个棋牌叫全民来捕鱼 竞技游戏网游 球探体育比分电脑版 快吉林快三精准计划群 奔驰宝马游戏机遥控器 汽车已经成为赚钱工具 极速赛车pk10在线计划 AG夏日营地开奖 魔龙世界手游吧